用户名:
密码:

博文 画报

《农奴愤》,又回来了!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长久以来,人们对“旧西藏”的记忆,是由党领导下的文艺工作者以各种文艺形式塑造的(包括电影《农奴》、长篇小说《幸存的人》、歌曲《翻身农奴把歌唱》等等,也包括泥塑《农奴愤》),从头到尾贯彻的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而“阶级问题”表现于两大阶级的对立: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剥削阶级的象征是“三大领主”,也即“旧西藏”的噶厦政府、寺院和贵族;被剥削阶级的象征当然是“百万农奴”。党给“三大领主”下的定义有四个“最”,即“最反动、最黑暗、最残酷、最野蛮”,因此在这些文艺作品中,“三大领主”的形象都是从这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无一不是灭绝人性的大坏蛋。既然人性已经灭绝,那么这每一个“三大领主”便不是活生生的人了,而是一种被缩略化、妖魔化的符
“风沙逐渐逼近……”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普姆讲的故事 “普姆”是我的朋友,今年去藏东康地稻城县亚丁一带做生态环境方面的实地调查。亚丁,一个正在被趋之若骛的旅游景区,虽然不如九寨沟大名鼎鼎,但也可以说是越来越著名了。下面是普姆给我讲的故事。 贡嘎南杰岭寺与四川成都的某公司合作,在寺院里开设了好几家小商店,卖香、佛像、唐卡等。卖的香都是汉地做的那种香,有一种像碗口那么粗,很长,跟棍子差不多,要两百多元。卖香的四川人说这叫做高香,进庙要烧高香才灵。我们藏族人可没这种说法。游客一进寺院,就会有穿着绛红色藏袍的汉人男女迎上前,自称是寺院的导游,领着游客在佛殿里大讲特讲,据他们介绍,讲的都是寺院的历史。但他们的目的不在于介绍寺院的历史,而是为了向游客们推销各种据说是“活佛开过光的圣物”。只要是活佛开了光的,
火车来了,铁龙来了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 火车向着拉萨跑了。西藏千年前的预言中,出现过“铁马”与“铁鸟”,结果都在二十世纪有了对应之物——汽车与飞机。预言是乐观的,所谓“铁马奔驰,铁鸟飞翔,藏人如蝼蚁星散各地,佛法传向红人的领域 ……”那么火车呢?像什么?一条蜿蜒伸入的龙吗?它又预示着什么呢? 一位流亡藏人学者把他关于西藏当代历史研究的著作命名为《龙在雪域》,这是因为众所周知,“龙”乃中国的象征,“雪域”自然是青藏高原。“龙”若只是肉体凡胎不足为奇,可“龙”要变成钢筋铁骨,那就意味深长了。 藏语里的“火车”有两种称呼,一是“日里”,乌尔都语,藏人会说这是“加嘎盖”(藏语,印度话);二是“美廓尔”,藏语的意译,但远不如“日里”普遍。这两个名字出现的时间不算长,数十年之内吧,一直以来默默无闻,却在这五年
译为英文的合集《 Unlocking Tib...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诉说失语的西藏身为在西藏境内生活的藏人,当我出生时正值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席卷青藏高原,而我的成长岁月,无不铭刻着强权中共在西藏打下的许多烙印。这与数百万境内藏人的命运是一样的。相反,我们虽然与离乡背井的流亡藏人血肉相关,但多少年来却恍如隔世。在西藏的我写下这些文字,无非是想要讲述一些真实的西藏故事。但在写作时,却看到自己的分裂,看到自己深深眷恋的民族的分裂,看到许许多多西藏人的分裂,也许这不仅仅只是个人的宿命,也许这就是每一个西藏人的宿命。正是这样的宿命,把我与远在美国、印度等地的藏人卓嘎(Dolkar)、丹增尊珠(Tsundue)、布琼索朗(Sonam)、丹增洛赛(Tenzin Losel )、吉姆措(Chakmo Tso)、Guru Dorjee、Sangje Kyab,出生在台湾的Ms. Susan Chen,以及Ms. Jane Perkins(英国)等几位藏人及异国
就这个发音:Le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汉语拼音为“Le”的词汇,是藏语的因缘。在我的感知中,这个词就是打开西藏的钥匙。因为它本身就是西藏文化和日常生活的精髓。或者说,“Le”成了六百万藏人共有的基因。我请朋友查阅过辞典,就这个词汇,原来可以派生更多词汇以及更多含义,比如世俗意义的职业或工作,比如神秘意义的先业或命运。把“Le”说成是西藏人的精神支柱似乎不够准确,因为凡是以佛教为信仰的个人、团体和族群,对因果的相信是首要的,也是最重要的。然而“Le”确实在西藏是深深扎下了根的,其盘根错节正如那些由此派生的词汇,所以只要用藏语吐露“Le”,也就是在进行一次回溯之旅;在返回,缓慢地返回导致结果出现的每一个过往的环节之中。那么也就是记忆的复苏吗?那一个个不为人注意的细节,那些零散的容易忽略的镜头,都是导致今天这样一
蒙古人向达赖喇嘛合掌,内蒙古人却向共产党下跪达希东日布 今年八月,正当蒙古军队和美国军队在草原进行军事演习的时候,正当亚洲的小小内陆国和世界超级大国以武力向周边宣示蒙古国的国际地位和美国的超强存在的时候,一个僧侣,却素衣裹身来到蒙古,受到成百上千民众的朝拜。手无缚鸡之力,没有强大的军力,没有原子弹,没有亿万财富,没有美女如云,而且被中国政府不停谩骂为分裂分子而流浪于世界各地的达赖喇嘛,却受到蒙古民众的无比崇敬。这究竟是为什么?他的力量来自哪里?他凭借什么可以征服蒙古人? 八百年前,蒙古人征服了世界,西藏并入蒙古帝国,但蒙古人却被藏人的精神所征服,拜巴斯巴为国师。蒙古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不怕狡猾奸诈却最怕洁白纯净的民族。蒙古人可以靠力量征服世界,但藏人的纯净灵
毒打与修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位曾在自己的家园被关押多年的西藏僧人,出狱后逃到了达兰萨拉。他告诉达赖喇嘛,他在狱中最可怕的经历不是被毒打,而是在遭到毒打时差点失去对凶狠狱卒的怜悯!我在初初看到这句话时受到极大震撼,彷佛看见僧人袈裟里掩护着佛教的慈悲心。我也知道这是真正的修行者的境界,因为他把毒打视为一种修行,而寻常人只会把毒打当作毒打,触及皮肉的疼痛只能触及灵魂深处。于是我观照自身,彷佛看见我的心啊由于五毒的污染,会毫不犹豫地以毒攻毒,——你打我,我就恨你。我由衷地钦佩这位修行中的僧人,外来的暴力似乎不足为惧,反而成为他实践菩提之道的考验和验证。有那么一瞬间,我脑海里掠过一个念头,似乎是为了成就佛业,了不起的僧人甘愿受虐,当然我旋即多少惭愧地唾弃了这个念头。有谁愿意那外来的暴力不但毒打
那些废墟,那些老房子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消失的速度多么快啊。回到拉萨多年的我,眼见诸多有形的消失比生命的轮回还要快。 但我不是兀自歌颂废墟的人,我也不是住在所谓现代化的舒适院落却无以复加地赞美老房子的人。我从未想过非得站在某个对立的立场,采摘看上去由文学家的浪漫、民族主义者的偏狭所蕴育的那些鲜艳夺目的花朵。那样的花朵同样是一种塑料花,并无可能将废墟或老房子衬托得与众不同。但我这么说,也并非否认废墟的美,老房子的美。我多么希望获得一种中立的评价,诚实的文字,来描绘有关拉萨的图画啊。 ·不是民族主义文学 我相信废墟与老房子的里面藏着许多残酷以及因为残酷激发的哭泣。我不否认,因而不掩饰,这恰恰是人性在人类的生活中重复地演示着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这毫不奇怪,哪儿都一样。我并不认为废墟和老房子就是我们的极乐世界
拉萨有没有露天睡觉的人?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拉萨有没有露天睡觉的人?有的。那通常都是藏人。而且是藏人中的乞丐,以及沦为乞丐的朝圣者。一般来说,露天睡觉是需要胆量的,即使是一无所有的穷人,露天睡觉亦是需要胆量的。或者说,敢于露天睡觉的人,在内心里会有一种将露天视为自己家园的感觉。露天睡觉的藏人通常会在寺院周围或者转经路上席地而卧的。我甚至亲耳听到一个来自藏北的牧人之子,在他买单的千元宴席上说,曾经有几年,他和他的哥哥白天在帕廓乞讨,夜里就傍着祖拉康前的煨桑炉入眠。当然,如今他已是拉萨藏人里屈指可数的大老板之一,而露天睡觉的当年也没有遥远到旧社会,其实也就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至于他是如何令人瞠目地脱贫致富,我记不得那些精彩纷呈的细节了,只对他的胆识确实惊人地过人留有印象。我还想说的是,自从火车来了之后
西藏的声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声音,这是一个重要的词汇。发出声音,这更是一个重要的事件。记得与精通英文和中文的藏人学者扎西次仁先生一起吃饭,一个西方人用拉萨话向他打招呼。他的拉萨话说得非常流利,而且很明显,是常见于拉萨贵族使用的敬语。更意外的是,扎西次仁先生介绍这个西方人曾考取过象征藏传佛教博士学位的“格西”,那是多年前在印度的西藏寺院里学习时的成就。而今他撰写了很多著作,都是与藏传佛教相关的,其中一本名为《手的声音》,指的是喇嘛们辩经时,双手击掌发出的声音。手的声音!是啊,连手都有声音,人体的其他器官呢?所有器官中专司发出声音的,那个嘴巴呢?2、说到声音,想起蒙古作家乌热尔图的一篇文章《声音的替代》,保存在我的文件夹里,是因为感慨其中转载的一位印第安女作家毫不客气的话:“我不认为只有
唯色

唯色

  • 文章总数:0
  • 文章点击数:0
  • 评论数:0
  • 支持数:0
  • 反对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0)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